行业资讯
项目资讯
新闻公告
more.......

NKT治疗、NGS测序是否有利益链?卫健委回应肿瘤治疗黑幕

浏览:170次
最后更新:2021-04-29

Linan 综合整理

近期,北医三院肿瘤内科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事件在网络平台引起轩然大波。肿瘤治疗当中的乱象问题一一被揭露。

4月18日晚,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生张煜在某平台发表发布一条题为《写给我挚爱的国家和众多的肿瘤患者和家属——请与我一起呼吁,请求国家尽早设立医疗红线,遏制肿瘤治疗中的不良医疗行为》的推文。文中第三部分案例分析里,直指上海某三甲医院普外科医生陆巍蓄意诱导治疗,导致患者马进仓花费了常规治疗10倍以上的资金,其中包括做NGS基因测序,接受了“NK细胞疗法”、滥用辅助用药等,结果人财两空。

4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回应称,立即组织对有关情况和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4月27日,国家卫健委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在回应“北医三院肿瘤内科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时谈到,“我们一方面和北医三院取得联系,请北医三院和医生联系,并请医生给我们提供更多详细的信息,对于其中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她指出,“对于其中明确提到的、具有明确指向的青海患者的情况,我们也组织国家癌症中心和国内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对病例整个治疗的过程进行专家和同行的评议,经过专家和同行的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当中,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

不过,至于其中反映的问题,比如基因测序、NK细胞治疗等问题,这个过程当中是否有不当的利益交换,我们也请上海市卫健委进行调查,现在这个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她表示,如果发现有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的违法违规情况,绝不护短、绝不回避,将会依法依规,予以严肃处理。

NKT治疗、NGS测序等背后是否有利益链?

张煜医生在文中质疑,L医生给该患者进行2万的NGS测序,而不是可靠性更高的肿瘤活检组织检测;采用奇葩的二线治疗方案:培美曲塞、安罗替尼、奥沙利铂、卡培他滨和他莫昔芬联合治疗;向患者推荐无效、昂贵、不合法的NKT治疗;滥用辅助用药如日达仙之类。

这当中,NK细胞治疗是其中最被质疑的疗法质疑之一。而该医生也媒体扒出和此患者运用生产NK细胞治疗的公司或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

其中,最明显的是涉嫌违规治疗的生产NK细胞治疗产品背后的公司——上海嘉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这位L医生曾是该公司的关联公司上海博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原始股东,2015年退出。

L医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辩解,对于自己是原始股东一事并不知情,并承认和上海嘉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一兵认识,二人是校友。另外,也并非是自己主动推荐给患者使用NK细胞治疗。而多位业内人士指出,NK细胞治疗目前尚未有产品上市,只能通过临床试验性质进行治疗,原则上不能收费。

另据媒体报道,这家叫上海嘉慷生物的公司也于日前表示向患者退款,患者及其姐姐两人共退费15万左右。不过,患者方面似乎不太愿意接受如此处理。

另一方面,患者在治疗当中进行的NGS测序也遭到较大质疑。如开头张煜医生所说的,“NGS结果是否有参考价值,按照常规应该将患者诊断时使用的胃镜病理组织切片进行检测更准确...”。L医生在采访中辩解,帮助患者选择基因检测公司,也是基于患者采取了个性化治疗,做基因检测也是为了检验当前治疗方案的可行以及接下来的治疗方案。

肿瘤治疗乱象正迎来“重击”

在张煜的文中,第一部分直指当前肿瘤治疗中的几大乱象问题包括:

1、有医生在对胃癌和肠癌患者进行术后辅助化疗时,用洛铂替代标准的奥沙利铂,用雷替曲塞和被淘汰的去氧氟鸟苷替代标准的5-Fu类药物。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这种行为会造成复发转移率不同程度的升高。

2、有医生在对肠癌根治术后III期患者时,没有任何指证就在化疗基础上加用贝伐珠单抗/西妥昔单抗,甚至加上没有被批准用于治疗肠癌的安罗替尼或阿帕替尼。有充分证据表明此类患者只应该接受标准双药化疗,胡乱增加靶向治疗会造成复发转移率轻度增加,死亡率增加。

3、有医生在对明确不需要化疗的患者时,比如I期肠癌或者IIA期dMMR肠癌、IA期胃癌患者,故意夸大病情并采用辅助化疗。有证据提示这样做只能给患者带来伤害,甚至可能增加复发转移风险。

4、有医生在胃癌和肠癌的术前化疗中,不选择最有把握的治疗方案,而选择疗效差的方案甚至采用错误的方案,比如对肠癌患者使用多西紫杉醇化疗,对胃癌患者使用培美曲塞化疗。

5、有医生甚至直接摈弃标准治疗方案,完全不对患者进行知情告知和商量,想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比如鼻咽癌应该外放疗的更改为粒子治疗,肠癌单发肝转移应该手术的更改为射频消融或介入,不应该手术的强行手术。

6、有医生滥用PD-1抑制剂,在胃癌术后、胰腺癌术后、肠癌术后、胆管癌术后的明确不需要进行PD-1抑制剂治疗的患者,错误的告知患者可以明显增加疗效,从而诱导这些患者进行PD-1抑制剂治疗。

7、其它种种现象不胜枚举,比如强行要求患者做术后不需要的热灌注化疗,给不需要的患者预防性注射长效升白针,等等。

在4月27日国家卫健委的新闻发布会上,焦雅辉局长介绍,我国在肿瘤的规范化诊疗上已经作了一系列工作,包括已经出台了相应的技术规范,诊疗规范、诊疗指南、合理用药指导原则,也建立了质控系统,包括行为规范性、药物应用规范性都建立了监测和质控系统。

下一步,国家卫健委在这些方面将会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特别是围绕落实经国务院同意的六个部门出台的关于促进合理用药的意见,还有去年中央深改委审议的促进合理医疗检查的指导意见,今年还要在行业内开展合理检查、合理用药、合理治疗的专项整治行动,其中肿瘤的规范化诊疗是一个重点内容。

而在关于肿瘤治疗的超适应症问题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在新闻发布会上有一些相关回应。她指出,肿瘤患者存在个体差异,根据目前的诊疗方法制定的临床规范和指南可能不太跟得上最新的医学发展,药品获批的适应症和治疗方案在时间上也可能会落后,因此可以适当进行超适应症用药,但是临床伦理委员会应该对此严格监督,严格监控下的超适应症用药并不是过度治疗,事实也证明很多癌症患者是可以从中获益的。

文章参考来源:国家卫健委、丁香园、医学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