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项目资讯
新闻公告
more.......

第四批国采 涉及这些药企:AZ、齐鲁、正大天晴…

浏览:39次
最后更新:2021-03-02

 

哪些外资药企入场?

12月10日,第四批国采品种传出,在业内引起了广泛讨论。。

就流传名单来看,此次共有44个品种90个品规纳入集采,口服制剂依然是集采的主力军,注射剂仅有8个,且业界最为关注的生物制剂和中成药未有纳入,这对相关企业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随着品种的尘埃落定,涉及哪些企业就成了下一步需要关注的问题,据统计,此次集采涉及百余家药企,多家知名药企均有大品种位列其中。

从外企来看,勃林格殷格翰为第四批集采涉及品种最多的外资企业,共有5个产品位列名单之中,分别是盐酸氨溴索注射液、恩格列净片、盐酸普拉克索缓释片、盐酸普拉克索片、替米沙坦片。除勃林格殷格翰外,诺华也有至少5个产品进入,分别是奥洛他定滴眼液、那格列奈片、盐酸特比萘芬片、缬沙坦氨氯地平片(Ⅰ)、缬沙坦氢氯噻嗪片。

辉瑞和阿斯利康分别涉及4个和3个产品,辉瑞的产品为伏立康唑片、加巴喷丁胶囊、注射用帕瑞昔布钠、普瑞巴林胶囊;阿斯利康为艾司奥美拉唑镁肠溶片、富马酸喹硫平缓释片、替格瑞洛片。

此外,拜耳、第一三共、杨森、施维雅和武田有两个产品,赛诺菲、礼来、葛兰素史克、吉利德、诺和诺德和默沙东也有产品进入集采。某种程度上,在中国有较大市场份额的外企均无一幸免。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8月的第三批国采,外资企业的战略性撤退曾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

据了解,不少外企基本直接放弃集采市场,直接给出超过最高限价的价格,少部分象征性降价10%左右,现场报价和高价参与是第三批集采外企的普遍特征。比如阿斯利康在阿那曲唑片这一产品上,报价29.929元/片,超出该品种最高有效申报价的237.9%。

通盘来看,比起第三批集采品种动辄几十家参与厮杀的惨烈局面, 除少数品种外,第四批很少有像第二批阿莫西林十几家、对乙酰氨基酚十几家,第三批二甲双胍将近三十家的品种情况,竞争格局的变化是否会影响外资药企的竞标心态,我们可以继续关注其未来的报价策略。

内资企业,参与主力军

虽然基本上知名外资药企均有产品进入集采,但结合以往的三批的中选结果,内资企业才是带量采购的响应主力军,包括齐鲁、扬子江、石药等集采的积极参与者,本次纳入品种数也基本在内资企业中排名前列。

其中,齐鲁制药有7个产品进入集采名单中,分别是氨磺必利片、注射用帕瑞昔布钠、注射用硼替佐米、普瑞巴林胶囊、盐酸特比萘芬片、头孢丙烯颗粒、注射用比伐芦定;扬子江药业则是多索茶碱注射液、氯雷他定片、注射用泮托拉唑钠、替格瑞洛片、头孢丙烯片、透明质酸(玻璃酸钠)滴眼剂6个品种进入。

与此同时,石药也有6个品种进入,分别是布洛芬片、盐酸度洛西汀肠溶胶囊、诺氟沙星片、注射用硼替佐米、盐酸普拉克索片、替格瑞洛片。接下来的正大天晴、豪森、东阳光、科伦等,涉及品种分别为6、4、3、3。

内资药企中,齐鲁制药和扬子江分别因此广泛的过评策略和精准的选品眼光成为几次集采的执牛耳者。

比如在4+7集采的扩围中,齐鲁成为降价最凶悍的药企,参与品规降幅也都令人心驰目眩,除阿托伐他汀和兴安药业的次低价(0.13元/片)仅差1分外,利培酮片、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奥氮平片和吉非替尼片都和次低价差距过大。表现出齐鲁志在必得的心态。

而扬子江在第一批集采中独家中标,则一方面是竞争对手的决策疏忽,未能即使获批,另一方面是其基于市场信息,对国家政策和市场趋势的准确预判。

在第四批集采中,这些企业会有什么样的报价策略,赛柏蓝将保持关注。

哪些重磅品种?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集采纳入了恩格列净,其在全球范围内都可称作“重磅炸弹”,勃林格殷格翰2017年财报数字显示,该产品在2017年取得了净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成绩,并且同比2016年增长135.7%,2018年恩格列净全球销售额达21.2亿美元,2019年全球销售额(含仿制药)大约58.5亿美元。

并且在2019年4月,恩格列净(欧唐静)主动申请降价,治疗费用已经从18元/天大幅降价至9.75元/天,和DPP-4抑制剂8元的日治疗费用相近。

此次这个重磅炸弹纳入集采,或会对该品种的市场格局带来不小的影响。

据风云药谈分析,虽然,44个产品注射剂只占了18%,但是总金额占了全部产品的30%+,这次除了一个布洛芬注射液(非医保,近两年刚批,还没上量),其他都是大产品。

未来,随着第四批集采的逐渐落地,又有一批大品种要降到地板价了。

 

 

(图片来源:药闻康策)